玉台新咏

五月初三-初五

初三

①:章祁 VS 李同熹

 

皇后-李同熹

【才从太后宫里回来,就急急往内室去,取下凤冠,头上轻松许多,人也松一口气,脱下袍子,换上常服】去,依着太后的吩咐,把册子都拿来。【福儿领命去了,把耳坠取了下来,揉了揉耳垂。又歇了一盏茶的时间,便往书房去,瞧着一桌陈列整齐的账本、小册,脸色有些不好】

 

帝-章祁

【使薛翔在前头先去,跨步入内,端起案上册子,翻看一二】馆娃用度,将将是要比上你了.....

 

皇后-李同熹

【瞥一眼薛翔,规矩一礼】张妹子当年落下了病根,光是药材,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,这吃穿用度,自然要精细些,【端过福儿手里的茶】妾瞧她近日,精神是好些了。

 

帝-章祁

【置册】前些天去母后那,可有什么所得

 

皇后-李同熹

【递茶】自然是有。【与人说了些,又添】如今是自个儿当家作主了,该省的还是要省,张儿这事…还得您拿主意。

 

帝-章祁

这后头你是主〔接茶而饮〕切莫越了你就是〔顿了顿〕可还有些什么?

 

皇后-李同熹

【看人面色】妾知道,您不会厚此薄彼,【笑了】还有什么?陛下倒像是比妾还明白。

 

帝-章祁

既你不愿说,那朕也便当不晓得【饮茶无话,面上逗弄之意味浓】

 

皇后-李同熹

【几息过了才道】妾何时不愿说了。【换了称谓】表哥,妾已经知足了,只愿后庭和睦,家中平安,哥哥不要再生什么事端,惹您心烦。

 

帝-章祁

【言及此,便只闲聊,不再谈事,一同用罢午膳才行】


【五月初五】

 

①:李同熹 VS 张岫玉

 

皇后-李同熹

大和宫

【初理中馈,枕席间簿册如云。一面叫缨姬顺鬓,一面“嘈嘈”捋着内账】

赵氏这病,养了也有些时候了罢。

【眼风逐字】陛下初登大宝,诸事琐繁,后宫当行省俭之风。

【扼簿,要骋姬来】把这事知会遐迩,馆娃单拎一说,不越位便是。

【叫人原话禀知,又要缨姬打理着大和,住行一应清减,侍人俸例不改】莫失皇家脸面便是了。

 

夫人-张岫玉

馆娃殿

【杏帐里枕香更来绕珠帘,薄衾虚掩,榻上小重山,香茵最关人,藕臂支身探帐出,如瀑乌发垂臀腰,明玉手来理衣,却更敞】一应琐碎皆不该入耳,恨来蹬被,是谁扰,白鹤扑翅是要打出记性。

【伏着话生眠意,拾缎慵揽乳润,细足露于温热,支额听来超影白鹤二人言语,圈着被角,举目风情】遐迩所知,令下所传,独馆娃单拎,一壁是君一壁是众,叫我里外好不是人,李家好女郎,手下万千有韧,拔没劲,养又蔫,往日东宫如此,如今更是。

【约莫炷香又眯了眼,卷被帐里埋,又还咕哝提】 不越即是,话是她提,从与不从皆难为馆娃。所用皆如位,一二件难放眼下也搁,旁的不减。

 


②:章祁 VS 郭真 VS 陈双


帝-章祁

靖元宫

〔让郭真在旁推墨,阅至陈元谏书〕朕有多久未上陈嫔那了?

 

御前-郭真

靖元宫 

【应了一声,一手按着砚台,墨条在手中重按轻推,远行近折】陛下,您已有小半月没去了。

 

帝-章祁

靖元宫

〔半阖眸子〕差薛翔往还周去,晚膳就在陈嫔那用吧。

〔复又批折〕

 

御前-郭真

靖元宫

【诶了一声,搁下手里的墨条,拿起桌案边的茶盏就往外去了,吩咐完薛翔,让丫头添好茶水,这才进去】

 

嫔-陈双

还周宫

【日头落下朝暾又起,陈双掰着指头数日子——十三日了。】

【内侍来告,喜得满满抓了一把金叶子塞过去,又忙传了膳。梳云掠月,半日成妆,一双含情眉目怔怔往外看。】

 

帝-章祁

还周宫

〔止了下人的通报,跨步入殿〕外头有什么好看的?

 

嫔-陈双

还周宫

【眼里倏地闯进一人,似嗔地嘟囔】谁来了,谁好看呗——【两颊飞霞,埋了头不再出声】

 

帝-章祁

还周宫

没想着,朕在陈嫔眼里,竟是个美娇娘〔使郭真把步摇递上来,为她插入髻中〕

 

嫔-陈双

还周宫

从前陈氏也只知美娇娘好看,不知男子有好看的。【梗着脑袋不动乖乖让人插,只拿一双眼直勾勾瞟上去,又眨着闪避】可惜您自个瞧不见。

【瞧不见步摇的样子,使劲晃一晃脑袋,只当听个响儿】

 

帝-章祁 

还周宫

〔给她摘下来,递于她瞧〕知道你这嘴甜,用膳吧。

 

嫔-陈双

还周宫

【攥着步摇,无心下箸,算给人听】十三日没见着您,得了一支步摇。【颦一双远山,言语绻愁】那妾不要这,换妾日日见您一面,行不?

 

帝-章祁

还周宫

〔夹一里脊于她〕你姐姐都不曾这样跟我讨巧……〔顿了顿〕若朕答应了,可不是得天天上你这,你不怕,皇后召你去?

 

嫔-陈双

还周宫

【听着姐姐,自知逞娇了,只乖觉扒了口饭不语。想一回,眼里黯了几分】姐姐兼嫡兼长,自小是娴静持重的……【眼见着要有泪,不愿多添秋悲,扯一个笑】您不愿见妾便不愿嘛,好好的皇后,让您说成母大虫!

 

帝-章祁

还周宫

好啊你这妮子,胆敢说朕的不是〔让人撤了膳食,便是抱了人往内间里去了〕朕可得好好罚罚你。

 

嫔-陈双

还周宫

您——【娇呼一声攀上人颈,一双腿扭着作挣扎】妾没吃饱呢!【人是被抱着往里,眼倒巴巴地瞧人撤膳】

 

帝-章祁

还周宫

〔将她放在榻上〕没事,有朕在〔便是放帘吹烛〕

〔隔日使郭真记下,除初一,二,十五,十六,平日里晚膳都在还周用〕

 


③:郭真 VS 杨绮


御前-郭真

还周宫

【两手捧着空盒,这便退下了,迈出殿门几步,招手让人合门。看一眼薛翔】瞧你这小子,定是得赏了。【把钗盒一关,腾出一只手,勾了勾指头】好东西,要大家分享。【那小子也只好奉上一大半,瞧着掌心金灿灿一个小丘,嘿嘿一乐,再看人时】还算懂得孝顺。【抓了一小指赏他,往杨姑姑那去了】

 

教习姑姑-杨绮

【聚萍宫】

【一把老藤椅坐来观天望月,手下空翻,郭真来时正是一阵风来,教人心神一荡,笑起迎他】不知怎的耳根连带烫,原是你想我来寻了。

 

御前-郭真

聚萍宫

【朗月清风,美人与景,自然是选前者】绮绮,【两手负后】你想我了?

 

教习姑姑-杨绮

【聚萍宫】

【四下不及扫,步步走来与他近】相思二字不会写,皆在心里头难过了。偏你又戏弄,真怕聚萍会散。

 

御前-郭真

聚萍宫

【裙摆在眼里一摇一曳,荡在心口】咱家不精这些,在御前也学了些皮毛,这相思二字,要写在这里。【指了指心口,又掏了掏怀里,打开手掌】此珠代表我的心。

 

教习姑姑-杨绮

【聚萍宫】

【手将出又贴回身侧,半垂羞觑,闻相思方是随他动作瞧】你这人……

【软下话来】行了,我都知道。

【珠在他手,实在羞于去取,一来二去磨蹭样犹如二八青春时候】珠如明月,你这颗心教

聚萍一下亮堂了起来。哪儿得的。

 

御前-郭真

聚萍宫

【很吃这一套,嘿嘿一声】自然是好物,【在手里擦了擦,再放人手心里】往前陛下赏的,这还是头一回见光呢。

 

教习姑姑-杨绮

【聚萍宫】

【掌来触手,温热相贴,一下不敢瞧他,指下勾痒他掌心当是握拳护珠,仔细量看,欣喜如童】你将心放我这,我又该还你什么。五月的天了,替你绣条汗巾来是早就备下的。又怕你不喜欢,一直掂量着该用什么色儿,御前伺候也该沉稳,可我……又想替你打扮。

 

御前-郭真

聚萍宫【心里自然也很欢喜】你的手艺最好了,我怎会不喜欢…就绣,你平日最爱的花样,我每日贴身揣着,就像把你揣在怀里,每日干起活儿,也轻松许多。【似想起什么,面上不表,话语却不比刚才轻快】我只怕,你跟着我受委屈。

 

教习姑姑-杨绮

【聚萍宫】

【面若灿桃】不害臊。

【话是如此却也定了主意,方是想在嘱咐几句,在听后头不免有些急了起来】你可快断了这样的念头,你待我这样好,已是我这辈子的福气了。怕只怕,我照顾不妥帖,让你哪不

舒坦了。

【声渐轻去】我还想着陪着你下半辈子呢。

 

御前-郭真

聚萍宫

【更为欢喜,险要乐得跳起来】那真是我的幸事。【左右瞧过,四下无人,一嘴亲在人脸颊上】估摸着时辰,该回去了,后天,后天再来看你,明儿我让吴才给你送好的,你且等着。【这就跑了。在门外守夜时,偷着乐了好几回】

 

教习姑姑-杨绮

【聚萍宫】

【一声响脆,惊来捂脸瞪目相对,又是心头一酥】你慢些回去,仔细脚下。

【一日一日算着他来的时候,辗转难眠,惦念着。】
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