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台新咏

五月初九-十三

【五月十三】


【过渡小剧场】

太后-傅琛

咸安宫

[闻大和喜讯,连声叫好。召太医来细细叮嘱吩咐一番,又叫明慈亲去打点务必让大和上下处处妥帖]

[喜不自胜,又念及大和如今担着六宫的担子,遣明惠往靖元知去会一声,是要早些拿主意的意思]


帝-章祁

靖元宫 

【使韦氏暂暗查此事,待有可疑之人再报于上】

【即皇后有孕,便使张氏代理后宫,韦陈二人协理】


才人-许一

小惠阁【听说韦氏、陈氏得了协理的权,让连珠拿出一双玉镯,一对珍珠耳坠,分别送人。自个儿则琢磨着方子,制了一盒桃花珍珠膏,想着明儿亲自送去。正起身松一松筋骨,便听着一句“那人捞起来,哪里瞧得清是谁,都没人形了…”长眉轻皱,打开帘子出去】方才那话谁说的,自个儿掌嘴二十!【便转身进屋了,不一会儿,听见一声声脆响,到十,便喊停了】下回不许再犯,出去。【这会儿如珠进来问是否传膳。一想起那些油腻腻的,呕了一声,一手掩着嘴,一手摆了摆】不吃了。【缓了会儿,进内室去了】


皇后-李同熹

宫道

【长喔一声,打发人去了。练达忖夺,又嘱骋姬】备礼关雎,好生贺一贺她。【宦传,舆驾再起,凭斯打发永昼】



①:韦蓉 VS 姚玉嘉


婕妤-韦蓉

关雎宫

得帝授意心中暗喜,把盏的功夫有礼送至,细问之下是许氏,命婢回份礼便是,但那夫人与陈氏…转眸一想亲择礼命二婢分送两处,带话只说是韦氏递的规矩。

又叫来丫头询问那日投湖之人,细问之下又是一番头痛,自己偷摸的命去内务查有哪宫失了婢的,报的未报的皆要查来,又命把当日巡卫拖去显眼处,罪在失职杖责三日,只做训诫。


小仪-姚玉嘉

关雎

[打关雎门前过,遣想衣上前去问。得了回话才想起那日所见所闻,遂叫人通传]


婕妤-韦蓉

关雎宫

正又饮一杯,传姚小仪来,忙撂了杯子着人去请进来,自己理襟而候。


小仪-姚玉嘉

关雎宫

[入内礼过,开门见山]方才打您门前儿过,听说您是在找那日投湖的婢子?[神色并不太轻松]姚氏瞧见她打大和出入过…


婕妤-韦蓉

关雎宫

闻言拉她坐下,“大和?可是瞧真切了?”眼底隐了笑意,面上不动声色亲与她杯热茶,“可否详细说来?”


小仪-姚玉嘉

关雎宫

[并不知人话里深意,只将自个儿所见所闻一一道出]每日里往大和晨昏定省,来来去去的殿下身边儿的人多少也见过些,那婢子虽不是殿下身边儿的,姚氏却对她独有些印象,[见人亲自与茶,忙起身谢过,抿茶润口又续下话来]那日晨定后自大和出来,这婢子半道上儿就撞我怀里,眼瞧着是魂不守舍的模样,姚氏只当她是做错了什么被姑姑罚,便也不曾在意,如今想来....[点点头,似肯定]正是她投湖前日呢。


婕妤-韦蓉

关雎宫

点头细想了一番,面上露笑,“当真是该谢你的,日后陛下有赏,我也断不会忘了你这份儿。”指尖桌面轻点半晌,这才做恍然,“今儿小仪前来讨了杯茶吃,本宫记着,小仪也莫记着其他的。”瞧她只笑,拉过手来轻拍她手背。


小仪-姚玉嘉

关雎宫

[瞧人面色,遂并不多语。只说是应该的。起身拜过,又瞅瞅案上并没有动过几口的茶盏]路经关雎,整赶上口渴,便进来讨杯茶吃,难为您心慈肯让姚氏进来。[礼一礼]谢您。


婕妤-韦蓉

关雎宫

闻言笑开,拉她又坐,“小仪是个聪敏的,不妨留下一同用了膳?”布膳同食,与她相谈甚欢。



②:姚玉嘉 VS 许一


小仪-姚玉嘉

跑马场 

【指一指枣红马】就它吧【抚一抚马身,翻身上马,于场上驰骋】


才人-许一

跑马场

【看见一匹枣红的马儿跑过,随之一阵疾风,吹得衣裙飞扬。抬手抿一抿碎发】这是哪个,骑着我的仪仪跑了。


小仪-姚玉嘉

跑马场 

【骑得累了,慢驱着马,平喜赶上来道是马主人来了,就在那头,便是下了马牵着马走,于人前】这马野性尚存,姚氏误以为是新马.....牵了您的马,是极不好意思的【顿了顿】可不是姐姐是哪处的,姚氏晚些送些物件谢您


才人-许一

【见人牵着马儿走来,回想人马上风姿,倒有些桃花马上石榴裙的意思。嘴角一勾】姚氏?【屈膝一礼】才人许氏。【站直了】这马儿,让您骑一回,是它修来的福分。【笑回人后话】多不好意思,您住哪儿?许氏让人领回来就是了。


小仪-姚玉嘉

跑马场 

【将缰绳递了平喜,扶人起来】许姐姐既如此说得,那玉嘉便不多客套了。【拂了拂袖边尘土】甘露宝怡,不比馆娃热闹,冷清的很@才人-许一 


才人-许一

跑马场

【风儿惹得珠玉碰撞,发出声响来】你呀,想来我小惠阁做客,明说了就是,找些理由,【抬手扶了扶,笑了一下】难不成,我还不迎你?


小仪-姚玉嘉

跑马场 

【笑了笑】您的主位,玉嘉惹不得,还是你来宝怡吧、【抚了抚髻】前两天着人糊了两个纸鸢,可在甘露放一放的


才人-许一

跑马场

【挑眉】我倒忘了这茬儿,【捉来人手】好呀。


小仪-姚玉嘉

跑马场

〔将手缩回袖中〕这跑马场可不是用来闲话的,不若,你我比试比试?


才人-许一

跑马场

【握了握手里的虚空,负手于后】不了,这几日懒得很,怕把骨头颠散了。


小仪-姚玉嘉

跑马场

〔含笑〕即如此,玉嘉便一人去了〔仔细问过,挑了匹无主的〕便唤你皓月吧〔翻身上马,疆绳一扬,去了〕


才人-许一

跑马场【回了】



③:章祁 VS 韦蓉


帝-章祁

雍熙二年五月十三(午后)

【极一楼】

【连着几日,不见韦氏来报巫蛊一事,加之皇后有孕,指了太医院李老专门号脉。】


【俯瞰大宫全景,一旁报着姚氏马场威风的苏德略微失态,眼风一扫,见人住了嘴,这才令人】把韦氏叫来。


婕妤-韦蓉

关雎宫

早前得了姚氏的信儿,即是皇后,那便是皇后罢。

查过宫婢名册,指点一空处,正是那婢投湖当日的宫阙记档,笑夸了身旁婢子机灵,却闻帝宣,看了眼那名册,命婢携了,遂去。


帝-章祁

【极一楼】

【见人至了,抬手微扬,苏德会意领左右侍者打后退了几丈。招手示意人近前,先是一句家常】章国的大宫全景,较韦宫的如何?


【早见其婢手里的册子,当下一笑】朕就喜欢你的有备而来。


婕妤-韦蓉

极一楼

缓步前行至人身侧,“如何比较?韦宫是妾故乡,章国是有陛下的妾的家。”垂眸双颊一红,别过视线。

微整了整色,接,“妾查了那自尽的婢,却…”命人翻开呈上,正是大和宫婢缺签之页。“妾以为,疑点颇多仍需细查。”


帝-章祁

【极一楼】

【听前话正要予一句夸,闻后面色却沉】朕先听你口中的疑点。


婕妤-韦蓉

极一楼

颔首应声,“名册之上是那自尽的丫头是皇后娘娘宫中之人,却又为何要以巫蛊之术残害皇后?若猜这丫头是哪宫娘娘的细作,却又为何要烧了那布偶又正巧叫妾发现?”偏头看他,抿唇摇头又续,“且皇后娘娘有孕,妾觉得颇有蹊跷。”

“中宫有孕,不得不谨慎,陛下,若大和仍有不忠之婢怕是不妥…”蹙起眉来,又是深思。


帝-章祁

【极一楼】

【将话完全听了,朗声叫苏德近前】苏德!【苏德近前,躬身垂首】去,告诉张氏,让她将大和宫的一应侍婢换新!【一顿】包括皇后近身的!


【苏德领命而去,是才转目眼前】接着说。


婕妤-韦蓉

极一楼

忙叫住苏德,又言,“妾暗查巫蛊之事,若单撤大和怕是惹人疑心,不妨以有婢品德有亏为由问责,大批撤换,方能服众。”垂眸,“夫人暂理后宫,若是得此命令定会有所想,怕会引起夫人与皇后不快,陛下三思。”


帝-章祁

【极一楼】

【沉吟须臾,抬手止了苏德。撤换人一事暂搁,只一句】大批撤换惊乱六宫。


【稍顿,抬眼看人,难辨喜怒】这个始作俑者你查得如何?


婕妤-韦蓉

极一楼

内心暗恨自己多嘴,面上却无波,“那婢投湖自尽,死无对证,妾无通灵的本事,只能据实细查,陛下不妨再给妾些时间,定带着证据细细禀告,不负陛下信任。”

抬眸对上他视线,定定全是自信,又带几分赌气的不甘。


帝-章祁

【极一楼】

【见人字句坚定,顺着她话】好,再给你三日。


【留人又话了两句,才放离,不忘嘱句】一旦有了眉目再来禀,朕倒要看看六宫谁人胆色出众,敢如此作为!


婕妤-韦蓉

极一楼

三日只限垮了脸,别别扭扭闲话两句,这才行了礼,转身前又见他无改话之意,这才深吸口气径自离去。



④:李同熹 VS 章祁


皇后-李同熹

大和宫

【喜过,疑窦顿益。当夜之事只觉纳罕,再量时已然无庸虑及。内殿早更过瓜瓞绵绵帐,密隐无风。因阑烛窒喉,手畔无事,益发歆贪好游春光。备舆披衣,折转宫道】

宫道

【舆行平缓,兴逸思涨,转明处却有秽物(指被打的侍卫)打眼,叫人一骇】缨姬!

【抚膺干呕,直觉有血漫口,腥意异常。缨姬迫唤驾停。别眼衔息】去,问清了何故如此。

 

洒扫宫婢

宫道

得姑姑问询,忙礼了答复,“是关雎宫的韦婕妤罚的,说是当值的巡卫失职了,故杖责三日警戒巡防。”


皇后-李同熹

靖元宫门口宫道

【舆高风益,敷演得唇口生干。适观靖元新宇,兽首高悬,依妊里性子】问陛下肯不肯赏一盏蜜水解渴。


帝-章祁

【靖元宫】

【伏案作业,盘算着时辰,正要叫苏德去知会大和宫,晚膳在那进。却听人早至外头,立马叫进】传!


【苏德嘱人备了蜜水,起身往一侧座榻盘膝而坐,候人】


皇后-李同熹

靖元宫

【接履白霓,行路淹蹇,竟益发纤薄态。劳谢过苏德启户,款入人目】要陛下久等了。

【礼成,一指唇畔,玩乐话随喜】妾身渴得紧,想着不如凭着龙嗣放诞一回,讨您一盏蜜水吃。


帝-章祁

【靖元宫】

【指了对座,将那盏蜜水往人跟前推去】除去缺一盏靖元宫的蜜水,还缺什么?


【话起免不了过问龙嗣,及此,顺势寻由头便要惩人】太医院的人禀了你日前受惊,照料不周这罪大和宫里众人皆要担起。【几口茶下肚,方挑了要撤换人来说】便换一批能者入大和,你来亲选。


皇后-李同熹

靖元宫

【倚腰相看,笑恰】还缺您的一个答。

【不益沉忖】自然是好。

【量宜】空腹不宜饮茶,陛下要保重龙体。



帝-章祁

【靖元宫】

【见人言语平稳,毫无惊变,也就不续撤人一说。只询人话头】如何答?答哪句?


【茶盏推侧】听你的,不饮了。


皇后-李同熹

靖元宫

【不以添白藻砌,望俦人洞开心臆】求陛下谅妾身孕中易多思。

【平色,声如芥微】每月都有太医按时请脉,到底是何故,日前很晚,您又遣了太医来?


帝-章祁

【靖元宫】

【聆人所问,抬眼视人半刻,才抬手往人手背轻拍了两道】护朕皇嗣无虞,护朕皇后安康是太医职责所在。


【晓得李后心思细腻,余话不多,收手】朕派太医为朕的皇后号脉平安解朕忧思还续缘由?


皇后-李同熹

靖元宫

【近迩,竟羡艳起贫窭夫妻,并无钤束。此间话毕,只含和色】是妾身多心,总是聒絮了。

【膺间西风乍紧,作态抚腹,温柔添】他怕是饿了,陛下不心疼么?


帝-章祁

靖元宫

【予人笑视,得人后话令苏德布膳,尔后与人共膳,又嘱了两句撤人的话。夜里命苏德亲护人回大和】



⑤:张岫玉 VS 韦蓉


夫人-张岫玉

【馆娃殿】

【屏后出手后臂,转拨东珠】陈氏无为无过,倒请韦氏一遭来,两侧杖棍竖立相候。

【斜襟抓枕支过,弹衣坐央】


婕妤-韦蓉

关雎宫

从帝处归来,拍着桌儿的恼,却又闻夫人传,自嘲一声今儿是讨了人喜欢,又忙不迭拾掇了往馆娃去。

入内礼毕,见杖棍不禁笑出来,“妾方至馆娃坐都未坐,夫人可是要杖责妾身不懂礼么?”


夫人-张岫玉

[馆娃]

[捏耳斜眼]跪下。

[另有席榻置人膝下,屈指磨唇]韦氏杖责罪奴光亮处坦诚,本宫这少不得要赠一二免你棍杖有损。

[捉腕扼脉,扯臂相近]中宫妊下,血光不宜。论及逾越巡防所督,也是你韦氏可为?幸是李后无虞,嫡子无恙……

[起身抛臂]留你颜面,旁众退下。


婕妤-韦蓉

馆娃

闻言规矩跪下,“当日巡防侍卫失职,有婢禁宫烧物在先,投湖在后,侍卫不止不报且不阻拦,若不惩治不知后患如何,若说夫人说妾逾矩,妾认了。”

见众婢退下,笑着接上,“但为免责,妾愿同您说件秘密事儿。”


夫人-张岫玉

[馆娃]

[鞋履踱地,听辩一二,转而上榻观人良久]言如不实,棍杖也不落你身上,吃了便是。


婕妤-韦蓉

馆娃

应声是,见众人皆退独留二人,这才开口,“夫人可知为何这暂代之权如何而来?”

抬眸,“那投湖之婢死前,烧的是诅咒皇后的巫蛊布偶。”


夫人-张岫玉

[馆娃]

[垂目撑膝,桃腮含灿,两丸墨珠随人言语而转,至巫蛊而停]吞吞吐吐,起来说书。


婕妤-韦蓉

馆娃

“妾这不是为了免顿打么?”起身理襟,这才续,“那好死不死的丫头偏生是皇后宫里的,夫人您说稀奇不稀奇?”站着瞧她,“究竟事实如何谁也不知,那丫头死无对证了,偏巧事发禀婢的时候是妾陪侍的,陛下不愿此事张扬,便叫妾暗查一二,还限了三天死期,妾这正头痛呢。”


夫人-张岫玉

[馆娃]

[长喔一声,只当作应]韦氏辛劳,三日确有为难,陛下所盼,一水落二石出,三是你韦氏明玉所现。中宫可怜,恰孕逢事,婢出登载都过内府,人既是皇后宫里的,事必有迁。

[佯叹摇首]本宫承诸事之担,如今可谅你君恩另附,只那陈氏,恐怕颠勺尚有本事,旁事一概不碰不问,是也好奇,本欲交托内府一事……

[扬眉,即止]


婕妤-韦蓉

馆娃

又是一礼,“妾愿戴罪立功为夫人分忧。”

抬头莞尔,“但那陈氏,妾想,既无用,便也莫用了吧?”


夫人-张岫玉

[馆娃]

[搁几墨珠,对过移上瞧人]陛下三日为期,本宫仅余两日耐性,所需登记一律递话馆娃。

[话及巡侍宽慰]恩威并重,用人之时,特殊之法,你最是明白。过日后,本宫令下可顾不及协理,罪责棍杖皆要你同牙咽下。


婕妤-韦蓉

馆娃

身子一抖,膝下软了一跪,“妾…知晓。”伏身拜过,遂离。



⑥:傅琛 VS 姚玉嘉


小仪-姚玉嘉

【咸安宫】

【一人待在甘露可是无聊。差人将晨时做的凉糕装盒,往了咸安去。外头差人禀】


太后-傅琛

咸安宫

[备茶叫传]


小仪-姚玉嘉

咸安宫 

【拿过平喜手中食盒,踏步入内,是一副小心的样子,递于嬷嬷,规矩行了礼】暑气渐生,姚氏便做了这望能替您去点热


太后-傅琛

咸安宫

[收下礼指人就坐,于后话莞尔]坐吧,[佛珠转过一轮,叫明慈撤下早先备下的凉茶换了热茶来]先去去火,润润喉


小仪-姚玉嘉

咸安宫

〔落座,饮了口,可是烫得,微吐了吐舌,待凉了才答〕您这恐怕只能称得上润喉……


太后-傅琛

咸安宫

[只笑,让明慈给换了凉茶]心静自然凉,[撇沫饮茶,声色不动]皇后可还好?


小仪-姚玉嘉

咸安

〔想了想,才答人〕皇后娘娘是大和的主,又有喜脉在,侍奉上总不会不好的〔揉耳细声〕可皇后娘娘,气色瞧起来就不大好了……


太后-傅琛 

咸安宫

[耳聪目明,并不曾漏掉哪句话]是当差的不仔细?[明慈将凉糕呈上,细瞧一回]你有心,也多去大和走走。皇后气色若好起来,哀家赏你


小仪-姚玉嘉

咸安宫 

【不敢敷衍回人】姚氏想,大抵是阖宫里事杂又繁乱,娘娘多思,才会瞧着不大好【眼儿望那凉糕】侍奉皇后娘娘,可是姚氏等人的福分,您说赏妾,妾就不敢担了


太后-傅琛 

咸安宫

[眼微阖,嗯声作答,又说过几句闲话,将新茶分人一些,便送人离]




评论